尧尧发表于:2007/04/24 18:48 | | |
《飞驰的列车》



四月末。
提了提精神,我从车窗看出去。这时火车正经过一片油田,苍翠的绿色覆盖了整片大地,那浓重的生命气息让我忽然觉得喘不过气来。
我想起了莫默。多年前的这个时节,我们坐在油田边,我一边坐着一边听她讲童年的奇闻轶事。她讲话的时候喜欢时不时地推一下鼻梁上的眼镜,然后转过来目视着我。那是在等待我的肯定,于是我笑笑,然后点点头,她便又转过头去,凝视着远方,继续讲下去。“好想再次回到儿时的油菜田,尽情地在里面穿梭。”这样说着的时候,她已经脱掉了鞋子,光着脚丫向眼前绿油油的田里冲过去。
那个时候的我们,应该是二十岁左右的样子。一个风华正茂的年纪。
我突然感到,生命依然是那么顽强而坚挺地存在着。这是一种久违的感觉。或许是这么些时间以来,我一直把自己置身于世界之外,与外界隔离着,以至于让我忘了鲜活的生命是个什么样子。
想到这的时候,头开始痛起来了。于是我走到吸烟室,从口袋里抽出一根烟来,点上,深吸了一口,一圈浓雾开始蔓延开来。
再次抬头看窗外的时候,火车已经驶离了那片油菜田。



就算现在,十五年后的今天,那片油菜田的景象依然历历在目。记忆从各种缝隙汇集到那片田地,勾勒出一幅苍翠的画卷。图画中,站着一个瘦小的女孩,光着脚丫,挥舞着双手,尽情地在油田里飞舞。
当时的我绝对没有料到,十五年后,我仍然如此清晰地记得这个场景,那每一笔每一墨,都好像是我亲自描绘的那样透彻心底。一直以为我应该很快就会忘记那段经历,然而十五年来,我无时不刻地都在怀念着,忏悔着。要是当时我不那么沉默,要是当时我多付出一些,或许她会更开心,或许她就会没有什么遗憾或者牵挂了。然而现在的假设,只能换来我更多的内疚和难过。
“嘿,绪,人死去之前都会有遗愿的吧,那个愿望是一定会实现的别人一定会满足的对吗?”
“应该是吧。有谁能够狠心做到连一个将死之人的愿望都不满足呢?”
“那么,绪,我的遗愿就是,在我死去的那一刻,我希望能够注视着你,就那样注视着你,我就满足了。你答应吗?”
“没别的了吗?好,我答应你。”
说完这些话,莫默一口气绕着那边油菜田转了三圈,并不时发出银铃般悦耳的笑声。最后她气喘吁吁地停在我面前,瞪着我,伸出小拇指,“记得你答应过我哦!”
可是最后,我还是没能满足她的这个小小的遗愿。我不知道也不敢去猜测她离去的时候有着什么样的想法和怎样的表情。一定很失望吧,我想,她一定在埋怨我,连她这最后的愿望都没有满足她。
剧烈的头痛让我无法再想下去,记忆仿佛被施了魔法瞬间消失了。



直到现在,我仍然无法相信,她已经离开了我,永远地离开了我,离开了她曾经那么热爱的世界。


评论(4) | 引用(0) | 阅读(3777)

评论:

子戊
2008/12/16 12:14
还想说点什么
我好像很喜欢打击人,该改改了.
不喜欢矫情.总觉得有耍酷之嫌.
忘了自己是什么样子的,看了这个,好像有点记得了,好像是很远的事了.三年,变化真大.
原先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开朗乐观的人,后来发现我错了,原来我有些自卑和内向.我原来不是个放得开的人,我原来是那么渺小.一个人,如果真的可以不管不顾,可以自私该多好
子戊
2008/12/16 12:03
似乎记起点什么
总算是篇文章,虽然没头没脑的,总算有个了结.恭喜!
茂子
2007/04/24 21:21
再接再厉哦!!!zan
茂子
2007/04/24 21:20
crycry我SO冤,只是疯了点,没那么傻吧!基于你是在作文,原谅你娃!!!!不过,文字还不错也。
分页: 1/1 第一页 1 最后页
发表评论

昵称

网址

电邮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 [登入] [注册]